地球求助:大冶六龄童上学途中失踪 从家到学校只要五分钟

国内 20:25 / 17        1053°  

 

大冶六龄童上学途中失踪 从家到学校只要五分钟

大冶六龄童上学途中失踪 从家到学校只要五分钟

大冶六龄童上学途中失踪 从家到学校只要五分钟

微博寻人,请好心人帮忙

“我们的孩子已经失踪快5天了,请你们帮帮我们。”昨日,大冶市陈贵镇刘家畈村柯友仕湾村民柯优生致电本报焦急地说,他的儿子柯锦成(小名柯成)今年6岁,11日12点30分左右,从家里出来去该村九桥小学上学后,就没有回家了,100多名亲戚朋友用尽各种方法全城搜索,至今5天快过去了,依然没有音讯。

据柯锦成的爷爷说,11日12点30分左右,午饭后,他将孩子送过车水马龙的大金省道后就回家了。两人分别时,孩子说他在路边等一位同学一起去学校。当天下午4时许,同学将柯锦成的书包送到家里,并说柯锦成下午没去上学。

目前,柯家已报警。孩子的父母已前往大冶市公安局提取了DNA样本。

柯锦城

“我的儿子已经失踪快5天了,请你们帮帮我们。”15日,大冶市陈贵镇刘家畈村柯友仕湾村民柯优生,焦急地向本报求助,他的儿子柯锦成(小名柯成)今年6岁,11日中午从家里出来去该村九桥小学上学,从此就没有回家了。100多名亲朋用尽各种方法全城搜索,至今5天快过去了,依然没有音讯。

孩子上学途中蹊跷失踪

“这些发生在电视里的事情,想不到竟发生在我们身上了。”柯锦成的爷爷柯金明痛苦地说,孙子平常不爱和生人说话,即使在熟人面前也很腼腆;柯锦成的家离九桥小学不远,经过大金省道后下坡,再经过一条小河向左拐,就可以到学校,全程步行只需要五六分钟。但是,孩子却不见了。

柯金明回忆,11日12点30分左右,柯锦成在家吃完中饭后,他像往常一样送他上学,他将柯锦成送过车水马龙的大金省道后就回家了。两人分别时,柯锦成对柯金明说,他在路边等一位同学一起上学。

下午4时许,柯锦成的同学将他的书包送到他家里,并告诉柯金明,柯锦成下午没去上学,老师叫他将柯锦成的书包送回来。柯金明慌了,赶紧到学校找孙子;学校老师告诉柯金明,他下午没有见到柯锦成,他也不知道孩子哪里去了。

难道柯锦成被人拐走了?一种不祥的感觉向柯金明袭来,他焦急万分地把消息告诉儿子柯优生并报警。

亲朋兵分五路苦苦搜索

柯锦成的父母柯优生、陈满申闻讯后赶紧从外面回到家里,他们的100多位亲朋好友得知消息后,迅速兵分五路寻找柯锦成。

大家先是在柯锦成上学的路上搜寻,把附近有水的地方找了个遍,其余有可能造成危险的地方也没放过,但没有结果。稍微冷静之后,柯优生开始将寻找范围扩大。“有没有看到一个6岁大的孩子,他上身穿着黑色毛衣,外套是红蓝相间的背心,下身穿灰色裤子,脚穿深蓝色胶鞋……”从11日下午4时起,在大冶的大街小巷,甚至是金牛高河、灵乡毛铺等山坳里,都可以听到他们以哀求的口吻,一遍又一遍地向人打听。可是,路人答复他们的都是令人失望的摇头。当天直至凌晨3点,他们才回到村里。

次日清晨,柯优生又和40多名亲戚朋友四处张贴寻人启事,他和妻子在背上贴着寻人启事从陈贵镇九桥步行到大冶,所经过的村庄、所碰到的人都要问到。他们的亲属有的在网上发帖,有的找媒体求助,有的在大街小巷、车站四处去打听,依然没有消息。

爷爷奶奶

小成是个乖孩子

说起孙子柯锦成的点点滴滴,柯金明声音哽咽,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又涌出大颗大颗的泪珠。柯锦成的父母常年在外上班,柯锦成从1岁半起就随他们一起住,是他们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柯锦成不喜欢乱跑,去哪里都会告诉他们,每天放学回来后就写作业,写完后就骑着他的小自行车和村里其他小朋友玩一会,自己再回家看动画片。“每次吃饭,小成都会跟我逗着玩。”柯金明说,柯锦成有点挑食不爱吃饭,每次吃饭总是和他“讲价钱”,他哄孙子说“吃完了饭就会长成大帅哥,不吃就会变丑”,听了他的话,柯锦成就赶紧把饭吃完。“ 小成很乖,也 很 孝顺。”柯锦成的奶奶用衣角拭去脸颊上的眼泪,嘶哑着声音说,她每天早上给他3元钱买早餐,剩下的5毛钱,放学后都会交还给她;他很喜欢看动画片,但是每次看完后就会叫她去看天气预报,天冷了还提醒她要多穿衣服……

说到这里,两人再次泣不成声。

九桥小学

发动全校老师寻找

记者从柯锦成家出来,穿过大金公路,进入一个路口,步行了几分钟,便来到了柯锦成就读的九桥村小学。在校门口恰遇教二年级语文的张老师。据张老师介绍,前几年大冶进行中小学撤并时,很多孩子流失,这所学校目前只有几十名学生,6名老师。大冶市教育局已经下文,定在2013年以前彻底撤并该学校。但柯锦成走丢后,一切变得不那么确定。“我估计学校有可能被提前撤并。”张老师叹气道。

在一年级教室,教语文的曹老师正在黑板上写着什么,十几名学生坐在课桌前听讲,趁老师不注意,时而嬉戏打闹。除了一个空出来的座位,教室内并无异样气氛。

曹老师介绍,柯锦成跟一般的孩子不同,在学校里不太活泼,话也不多,非常听话,平时布置的作业也会自觉完成。第二天一早,学校得知消息后,柯校长带着全校老师开始了大范围的搜寻。张老师当时正在自家红薯地里劳作,他顾不得换衣,挽着裤腿就冲出去找。“一名老婆婆说在刘家畈村一个废弃的矿井附近碰到过一个类似特征的小孩,但没有问他的名字,后来我们去那边找了,但没有找到。”张老师说。

孩子父母

提供有用信息重谢

15日,几十名亲朋继续在大冶、黄石展开搜索。大冶火车站、黄石长途客运站以及城区各个小区,贴满了他们打印的寻人启事。

昨日下午,记者在黄石团城山武商量贩附近见到了柯优生夫妇,虽然悲痛欲绝,但他们不放过任何一丝机会,不停地张贴寻人启事。“我时刻逼迫自己往好的方面想,因为我是家里的顶梁柱,一旦垮了,整个家也就垮了。”柯优生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已经这么多天了,我感觉儿子遭遇危险的可能性已经不大,很可能是遇到了人贩子,现在我们已经联系亲戚在进出黄石的交通点帮忙盯着,防止他被带出黄石。”

因为伤心,自孙子走丢以后,柯金明老两口已有13餐没有吃饭,饿了就喝点水,每天以泪洗面。柯优生和妻子陈满申因伤心和劳累,已经走不动了,依然坚持在茫茫人海中找着……

柯优生夫妇表示,如果真的有人能够提供有用的信息,帮助他们找到儿子,他们一定重谢,“要多少,给多少,可以当面谈。”

据了解,11月14号,柯优生夫妇已经前往大冶市公安局提取了DNA样本,以备查找比对。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0)
继续阅读
x

在我们心中:这个比神8、神9还要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