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都哭了……包工头上吊自杀 遗书直指河南一项目部欠薪

国内,地球都哭了 17:14 / 09        2178°  

包工头上吊自杀遗书称因欠薪曾借钱付工友工资

不知道曹红军望着头顶的吊扇时是什么心情?

(来自郑州晚报 报道)一位工头的遗书 我叫曹红军,1974年5月4日生,住址:河南省通许县长智乡润店村110号。 希望我死了以后,河南振兴二中项目部,要好好地对待我的两个孩子,和他们生活费用,和老婆还有我的爸爸。我也本不想去死,可你们河南振兴二中项目部苦苦相逼,该我的工资不算,还一拖再拖,我被你们(逼得)走投无路,无家可归,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有一死来了断这里的事

他借钱发了工友工资

却没拿到自己的工程款

他才38岁,生前信誉好得很,常说“先别人后自己”

他的口袋里只有2.1元,一天没有吃饭了

3个月前,38岁的小工头曹红军,开着自己的面包车,带着20位工友到郑州淘金。

他们组成了郑州二中(政通路)楼加固工程中的木工组,负责打楼板洞、建构造柱。

曹红军想不到,在卖完家里一切值钱的东西又借了钱的情况下,他还是没有支付完工友们的工资,而工程款他始终结不够数。

他没有闹事儿,没有作秀,而是选择在11月1日夜,写了厚厚一叠遗书后,吊死在了这个让自己梦碎的工地上。

家人赶到现场后,发现他口袋里只剩下2.1元,工友说,他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

承建工程的建筑公司无人露面,发包方的学校工作人员也称不知情,只有民警在现场调查。

现场 小包工头命丧工地

昨天下午3点,我赶到了郑州二中院内西南角正在施工的“三行楼”。两名工友带着我上到4楼。

在写着“高二13班”的教室门前走廊上,一床破被子盖在席上。工友说,被子下盖的就是曹红军。

旁边一间屋子,中间桌子上放着把小凳子,凳子上方天花板上有个吊扇,地上有条很脏的裤子。

现场有位名叫曹开奎的老人,他是死者的堂哥,听说堂弟出事了,赶来处理后事。

“他是1号晚上8点左右被工友们发现的,就用电线绳吊在电扇上,120赶到时人已经不行了。”

桌子上还有几张没有用完的纸。

说话间,曹开奎拿出一叠纸来。“这是他的遗书。”曹开奎哭了起来,“这是他死之前写的,他不想死啊!”

屋里非常静,只能听到曹开奎低低的哭泣声。

记录 “死”也没拿到钱

遗书写了十多页纸,每个字儿都一笔一画地写,很多错别字,像小学生写的。

几乎每页上都有“木工班曹红军写”的字样。可以看出他写遗书时,当它是最正式的证明。

遗书中有4页专门说的是他在这里干活工程款的事(以下内容为原文,已修改错字)。

“我木工组打楼板洞,当时说一个洞20元,我共计打了175个,可他们只算125个,每个只算15元。圈梁每层119米长,每米35元,可他们只按110米算。楼柱原承诺建一根75元,但他们只按每根25元算。活一干完,项目部不但少算数量,还不按承诺中的兑现,让人难以接受。

我从2011年8月4号到这个项目来,按当时的承诺,我们干的工程15万多元,可是验收数量只有12万多元。就是这少算的12万元款,他们也拖着不给,一拖再拖,你们项目部,是把人向死路上逼。”

遗书中写有“欠26879元”的字样。工友说,这应该是欠的余款。

工友老李看到遗书哭了起来。“红军人太好了,发工资时,总是先给最不亲的人发,他常给亲近的人说,先别人后自己。”

讲述 最后一个打给老婆的电话里他在大哭

经过多方联系,我通过电话采访到了曹红军的妻子刘敏。

电话中,刘敏哭得很痛。

“11月1号晚上7点左右,我在老家,正吃晚饭电话响了,我一看是郑州的固定电话号,里面有人大哭,他说手机没费了,说的话听不清,后来断了。

“接着电话又响了,我才听清是红军的声音。他说不想活了,项目部该给他的钱一拖再拖,工人向他要钱。开始我以为他开玩笑,就说‘你可不要吓我’,他说是说真的,被逼得没有办法。他说口袋里只有打电话的钱了,一位工友给他买了1元钱馍,他吃了3天,说完就挂了……”

刘敏说,丈夫人很老实,平时很少说话,在村里左邻右舍里是出名的好人,从来不开玩笑,说一是一。在老家种田、带小建筑队挣了点钱,两年前买了辆一汽佳宝。有人说到郑州能发财,他就带了工人来了郑州。

因为到了发工资的时间工程款没兑现,“他把家里种的一包30年的责任田、小面包车、粮食全卖完了”。

晚上7点接到丈夫电话后,刘敏就打电话找人劝他。8点,人就出事了。

刘敏说,她赶到时,见到了遗书,还发现丈夫口袋里只剩下2.1元钱。

事发两天了,这事儿只有警察调查,没有工地上的人照面。

态度

校方称不知此事

警方称正在调查

现场一张黑板上,我看到写有“河南振兴建设工程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市第二中学安全加固工程项目部质量安全管理体系图”字样。

现场有10多位工作人员,曹红军的工友说他们是项目部的人,但这些人都称不知此事,匆匆离开。

学校教学楼一楼政教处,4位工作人员正在忙着,4人都称不知此事,记者问校长姓名,他们“哐”地关了铁门。

学校二楼会议室,3名民警正在讯问2名保安。民警说,他们正在调查,具体情况不太清楚。问校领导在哪个房间办公,民警指了指对面。

我随后叩响民警所指207房间的门,一位50多岁的男子开了门,他说自己刚退二线,不是校长,不知校长姓啥,更不知校长电话,之后关门离开。

就在我想离开学校时,两名校门卫不让我走,要求必须亮明证件。

我连报了3次警后,才有一位女子从教学楼赶到校门口,将我放行。

晚上7点,刘敏电话里说,她带着女儿和儿子到郑州来,被人带走问情况,女儿没有跟上,她也不知女儿去哪里了。(记者 徐富盈/文 记者 廖谦/图)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0)
继续阅读
x

今天为一个饥饿的老人发条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