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都哭了…顽强女孩带着弟弟上大学 怕睡着站着听课

地球都哭了 17:35 / 16        2095°  

顽强女孩

9月19日下午4时20分,离上课还有10分钟,何平趴在桌子上,她说哪怕是睡上5分钟,精神也会好很多。

下午4时35分,何平站在教室里听课,她说她怕一坐下就睡着了。

中午12时35分,何平带着弟弟在食堂吃饭。弟弟吃一个荤菜,而姐姐就一元钱对付:两毛的饭,八毛的低档菜。

顽强女孩

爸爸丧失劳动力,妈妈智力残疾,为维持生活,这个带着患心脏病的弟弟一起读书的大三女孩最多的时候兼职了7份工作。9月19日,本报记者走进湖南科技大学,找到了这个迎着太阳生活的“向日葵女孩”何平,镜头里,她的辛苦都化作了对弟弟满满的爱……

提着一箱老师送的牛奶,何平一路小跑。

和很多很“赶”的日子一样,何平得赶回去,8岁的弟弟何君还在等着和姐姐吃午餐。只是19日,湘潭仿佛一下从夏到了冬,担心弟弟衣服穿少了的何平,步子比以往快了些。

每天上午放学后,何平都在自己就读的湖南科技大学打扫卫生半小时,这是学校安排的勤工俭学,每个月可得报酬200元。

远远看到姐姐回来,何君跑过来,兴奋地将小手放到了姐姐衣袋里,何平高兴地在弟弟脸上捏了一下。不足8平方的小屋收拾得井井有条,很快,姐姐像很多母亲一样,熟练地给弟弟换了厚衣服。

食堂离租住地不远。打菜的阿姨已经熟悉了这对姐弟。弟弟每餐至少吃一个荤菜,而姐姐更多时候就是一元钱对付:两毛的饭,八毛的低档菜。

一年以前,何平带着弟弟一起上大学,在老师帮助下,弟弟顺利进入科大附小就读。她的父亲2008年中风致脑溢血,伴随癫痫后遗症丧失劳动力,妈妈自幼因脑膜炎造成智力残疾。何平靠奖助学金和打工赚钱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他去年刚来的时候只有30斤,现在有43斤了。”何平仔细地把自己的“红萝卜炒肉”肉末挑到弟弟碗里。姐弟俩有说有笑,不时有食堂的阿姨过来逗何君玩。

上午11时20分,何平利用休息时间打扫学院一楼的卫生,这样她一个月可以拿到200元钱。

何平带着弟弟走在校园的路上,看得出,姐弟俩感情很好。

吃完饭,何平带着弟弟回出租小屋,只有在这个时候,何平才有时间检查辅导弟弟的功课,还有早上,6点起床后,有一小段时间可以带着弟弟晨读。

“今天中午需要休息一下,否则下午上课连眼睛也睁不开。”这个20岁的姑娘,眼睛红红的。

外国语学院聂老师还记得班上曾有一个站着听课的学生,她是何平。“我怕坐下去就睡着了。”

大三这个学期,课程多了很多,何平不能像上学期那样打7份工了,压缩到了五份兼职。 何平每月还给家里寄500-600元左右,给父亲治病。

时间还是安排得很赶。不过这个喜欢向日葵的女孩说,“太阳越大,开得就越灿烂。现在虽然辛苦,但是我要像向日葵一样迎着太阳生活!”

“向日葵”女孩赢得了很多人的关心关注,她在QQ空间里公布了每一笔资助,并婉拒更多人的帮助,她的QQ签名是:路——走好脚下的,不忘来时的,看准前方的。(图/潇湘晨报记者 殷建军 文/潇湘晨报记者 胡力丰 通讯员 邹平辉 唐亚慧)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0)
继续阅读
x

[哭泣揭露]小女孩挣扎血泊中 18个路人冷淡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