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都哭了!11岁女孩辍学照顾重病妈妈:好想回学校上课

国内,地球都哭了,揭露者 18:53 / 22        813°  

 

21日,四川省人民医院,甜甜在照顾自己重病的母亲。成都商报记者 郭广宇 摄

她叫甜甜,

但她最近的生活或许一点也不甜。

一个11岁的女孩,辍学50多天,照顾病重妈妈———洗衣、打饭、揉腿、端尿盆。她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承担了许多成年人才能完成的工作。

她嘴巴甜,

但她把悲伤藏到心底。

昨天和同学聊QQ,问学校有没有变化,问有没有学到新的东西。她的QQ号名字是“角落里的哭泣”。问她为什么取这个名字,良久,她说,心里不好受。

她想读书,

但她说“我去读书了,谁来照顾我妈妈呢?

只有妈妈有人照顾了,我才能去读书。”病房里的人说,“真希望有好心人能来接过手,帮帮忙,照顾甜甜的母亲,也让孩子可以安心回家读书。”

一个11岁女孩,现在在做什么?可能在教室里读书,可能是在家里撒娇……但这些对11岁的甜甜来说,却是一种奢望。因为母亲得了重病,她不得不离开校园,专门到医院照顾母亲。直到昨日,她已经辍学50多天,每天帮助妈妈洗衣、打饭、揉腿、端尿盆等等。

“我很想读书。可是我去读书了,谁来照顾我妈妈呢?”昨日,许多好心人受到甜甜的感动,纷纷前往医院看望母女。

踮起脚尖

舀出米饭 放妈妈碗里

昨日中午12时许,四川省医院心内一科39床。甜甜像往常一样从医院食堂打回两个菜,一个红烧豆腐,一个莴笋肉丝。她熟练地从床下拿出吃饭用的小桌板,双手举起,“咚”地一声,沉甸甸地砸在病床两侧的金属架上。

甜甜从饭钵里舀出一大半米饭放在妈妈何朝兰的碗里,为了不使饭洒出来,她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直到饭勺被放到妈妈手中,她才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自己的不锈钢碗,只夹了一些莴笋丝坐到角落里吃。

午饭后,甜甜还得忙一阵。收拾干净后,甜甜扯下一张纸巾,为妈妈擦了擦嘴角,随后拿起氧气软管,轻轻插在妈妈的鼻孔中。何朝兰说,女儿一天的忙碌是从每天早上7点开始的。甜甜醒来后除了收拾自己,还要为她擦拭身体,整理头发。

“对女儿,我心里有愧!”何朝兰说,自从10月30日从县医院转到省医院,一直是女儿和她的一位亲戚在照顾,几天前亲戚回了老家,照顾她的重担就全部落到了女儿身上,而现在距离甜甜辍学已经有50多天。

跑上跑下

病友说她像个小大人

何朝兰一直患有心脏病。甜甜是她与前夫的女儿,去年和前夫离婚并与现在有腿疾的丈夫结婚后,一家人到了广东虎门打工谋生。今年2月,连加了几个通宵班的何朝兰病情恶化,回到老家达州治病,因为担心她,丈夫于今年5月回到老家。

何朝兰说,整个暑假,甜甜是在达州大竹县县医院度过的。每天中午,甜甜端着亲戚做的饭步行一个小时到医院为她送饭。9月份开学后,他们为甜甜交了学费,但是为了照顾她,只读了几个星期就重回老家了。

今年10月30日,病情恶化的何朝兰转院到省医院,女儿也一起来到成都。病友说,甜甜每天就像个小大人,跑上跑下地做事。

病友们都和这对母女打成了一片。李姐的母亲住在邻床,她刚进来时就在想,“咋只有一个小女娃娃在照顾呢,她为什么没去读书呢?”于是开始留意甜甜,觉得这孩子细心、懂事。平常诸如加液、端尿盆、打饭、洗衣服等事情,都是甜甜在弄。有时有男性进来了,她还会细心地拉上布帘子。要是病房里大家说话大声了,她还会把手指放在嘴边一嘘,示意小点声。

老师着急

希望她不要中断学业

说到孩子的读书问题,何朝兰就头疼。按道理,甜甜这学期该上五年级了,但是她的学习已经落下很久了。

“她回来上了3个星期就走了,什么时候才再回来啊?”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甜甜上学期的班主任,广东虎门惠英中学的语文老师刘学用,当他听说甜甜到现在还处于辍学状态时,他也很着急,“这学期的学费她都交了的。”刘老师说,甜甜坚强、聪明、漂亮,很受老师和同学欢迎。她还是班上的纪律委员。每次考试,总是班上的前10名。“如果她实在回不来,我们也打算把学费退还给她,不过还是希望她最好不要中断学业。”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了甜甜的生父范佳平。“心里非常难过。”范佳平说,他和前妻是协议离婚的,女儿判给了对方,每月他要支付500元。但是他们已经有一年多失去联系了。“女儿不该承受这些,该以学业为重。”他打算和前妻商量一下,争取把女儿接回家读书,不能中断她的学习。

不过,同病房的李姐回忆,两天前曾有人问过甜甜,想不想回去读书,“她说的是,我去读书了,谁来照顾我妈妈呢?只有妈妈有人照顾了,我才能去读书。”病房里其他人听到,有的就摇头叹息,“真希望有好心人能来接过手,帮帮忙,照顾甜甜的母亲,也让孩子可以安心回家读书,她这个年龄确实不能耽误学习。”

爱心志愿者征集令

让甜甜重返校园

甜甜的生活,现在一点也不甜。11岁的孩子,辍学50多天,照顾重病母亲……这些信息有没有沉甸甸地压在你的心底?许多人都说,其实她不该承受这些,可是她已经承受了太久。我们能不能试着帮她减轻一下负担?让重病的母亲得到照顾,让辍学的孩子重返校园?现在我们特别从读者中征集“爱心志愿者”,一人抽出一天的时间,爱心接力,帮忙照顾这位重病母亲,让孩子重回校园,让甜甜不再无书可读。如果您想参与进来,请拨打成都商报热线028-86612222报名,奉献你的一片爱心。你付出的一天,就是孩子成长的一天。

素描

她的网名:角落里的哭泣

与同龄人相比,今年11岁的甜甜或许瘦小了些,她长得白净漂亮,不说话的时候,两颗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病房里的人。

当记者问起她如何独自过日子,甜甜疑惑地反问“你们怎么过我就怎么过。”为手工作坊“砸纽扣”可以为甜甜带来每天20元的收入。甜甜说,拿着这些钱,她每天会从菜场买两个玉米,和同学一起炒来吃。

自从上了电视后,甜甜已经成了走廊里的“名人”。许多人路过时,会进来看一下她。不断有好心人提着东西进来,有的还会往她怀里塞上几百元。而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甜甜如她的小名一样,让人甜到心底。病友们都说她天真、活泼、热情,嘴巴特别甜。何朝兰指了指旁边三把木质椅子,拼起来就是甜甜的床。“她嘴巴甜,铺盖是找护士要的,她身上的马甲也是护士给的。”

不过,你看不到的是,她把自己的悲伤,都藏到了心底。甜甜喜欢看漫画书,昨天还和广州的同学在QQ上聊天,问学校有没有变化,问有没有学到新的东西。末了,她才说,她有些想回去读书了。她去年申请的QQ号名字是“角落里的哭泣”。问她为什么取这个名字,良久,她才说,心里不好受。

她的QQ签名是:今天晚上看到的孔明灯比我看到的星星还多。看到这个,你才觉得,站你面前的还只是一个孩子。

[来源:四川新闻网]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0)
继续阅读
x

揭露社会百态:“疑病症”群体悄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