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行揭露:河北小“孙女”托起老“太爷”风烛人生

揭露者 18:43 / 17        742°  

小“孙女”托起老“太爷”的风烛人生

——记滦南县安各庄镇中心小学张嘉媚照顾孤寡老人张少清事迹

河北省滦南县安各庄镇中心小学张嘉媚从6岁开始照顾孤寡老人张少清,柔肩担重义,小手写大爱。图为张嘉媚帮老人按摩手。张丽 摄

张嘉媚帮老人生炉子。张丽 摄

  长城网11月15日讯(贺宏伟 沈庆)2012年11月6日,河北唐山滦南县张横坨村支书张国柱找到安各庄镇中心小学校长孟维民,代表全村人的意愿要求学校表彰该校学生张嘉媚。至此,学校才知晓了张嘉媚的事迹。

11月7日上午,安各庄镇中心校和中心小学的领导一起带着慰问品去看望张少清老人,并了解张嘉媚照顾老人的事迹。

11月9日上午,该县教育局有关人员采访了张嘉媚及其班主任、嘉媚父母、张少清老人、村委会成员及周边群众。但老人已无力说话,只说了一句:“丫忒好哇!”

11月9日晚上21时许,张嘉媚被守护老人的父亲撵回家,23点左右,老人撒手人寰,临走,老人喊着:“丫啦,丫啦……”

11月12日,安各庄镇中心小学召开全体师生大会,发出向张嘉媚同学学习的号召。

张嘉媚帮老人擦嘴。张丽 摄

张嘉媚帮老人切菜做饭。张丽 摄

12岁的张嘉媚,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文静,甚至有几分腼腆;瘦弱,一身校服穿在身上显得有些宽大;她的手瘦长,骨节突出,显然跟长期劳动有关。就是这双手,托起了孤寡老人张少清的“幸福”生活。

张嘉媚一家人与张少清世代交好。张少清自幼得了小儿麻痹症,年轻时就坐上了轮椅,父母早亡,又没有其他亲属,剩下他孤身一人。但他为人耿直、善良,和嘉媚的爷爷很投缘,两人经常在一起唠嗑、呆着,嘉媚的爷爷常给张少清拎水,或干些其他活儿。嘉媚的爷爷去世后,嘉媚的父母就自然而然地承担了照顾老人的担子。嘉媚的父亲张宗林,36岁,母亲早年去世,前几年父亲又走了,除了嘉媚,还有一个8岁的小儿子,再加上照顾张少清老人,一年四季又忙于三亩多地的蔬菜大棚,每天忙得似陀螺,瘦得皮包骨。他的妻子路婵青,也是既要伺候老的,又要照顾小的,既要搞大棚,又要生活,地里家里几头忙。他们夫妻二人勤朴耐劳、敦厚善良,稍有改善生活,要么让嘉媚去请张少清过来吃,要么嘉媚端着饭菜给老人送过去。这种家庭环境,在嘉媚幼小的心灵埋下了“爱”的种子,也过早地锻炼了嘉媚的生活能力。

嘉媚从小就乖巧可爱,很受张少清老人的喜爱。“太爷对我很好,我爸妈忙,没空管我的时候,都是太爷带着我玩,把我放在他的轮椅上,有时推着我跑,跟飞似的。”说到这儿,嘉媚笑了,那一老一少的天伦之乐似在眼前。“有一次,我掉在了一个大坑里,从医院回来后,太爷给我买了好多水果。”小嘉媚的记忆里,这,也许就是老人最“奢侈”的解囊了。说到“前段时间太爷跟我说他快不行了”时,嘉媚大颗大颗的泪滚落下来。

就是这份感恩,这份没有血缘却浓得化不开的“亲情”,让嘉媚不知不觉中早就接过了父母手中照顾老人的“接力棒”。

张嘉媚帮老人盖被子。张丽 摄

张嘉媚为老人清理垃圾。张丽 摄

随着张少清老人一天天老去,他的破旧的房屋也老了,终于在一次大雨中坍塌。村委会领导为了照顾他,让他搬到了村委会一间小平房里。那年,嘉媚6岁,老人83岁。6岁的嘉媚就承揽了给老人拎水的活儿,水桶拎不动,她就用小水壶拎,一壶,又一壶,直到拎满一大桶水为止。扫地、倒水、抱柴、烧火,这些活干起来俨然一个小大人。嘉媚8、9岁时,跟妈妈学会了煮方便面,用电饭锅做米饭。10岁时,学会了用电炒锅炒鸡蛋、炒土豆等“厨艺”。每学会一门“厨艺”,嘉媚都跑到太爷那里,做给太爷第一个吃。太爷边吃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边不住地夸:“小丫做的饭真好吃,我们小丫手就是巧!”——太爷总是亲切地管嘉媚叫小丫或丫。嘉媚便用弄得脏兮兮的小手捂着嘴笑。

有了嘉媚的陪伴和照顾,张少清老人生活得很开心。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今年7月份,89岁的老人得了一场病后就瘫痪在床,再也起不来了。不久,嘉媚放暑假了,她便全天候地守候在老人那里,陪老人唠嗑、打扫卫生、洗衣、做饭、喂水、喂饭、端屎端尿,一切都做得有条不紊。为了减轻老人长期躺着的劳累,嘉媚还常帮老人活动活动胳膊,抖抖手,锤锤腿和背。每天,嘉媚都重复这些活,从没厌烦过,也从没因天气恶劣而不去老人那里。今年雨水多,一个暑假雨几乎没消停,嘉媚总是打把小伞,每天泥里水里趟着走几个来回,有时,风将伞吹得翻过去,嘉媚就淋成了落汤鸡。这一切,村委会的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村委会决定出钱为老人雇一个保姆,但是,没人来干这活。嘉媚却说:“我能干,我不累”。

说到嘉媚的不容易,村委会会计张世武讲了一件令他都心酸的事:去年一次大雪后,天冷得刺骨,道路硬梆梆的,疙里疙瘩,又光滑难行。嘉媚的小脸冻得通红,小手冻得跟包子似的,她急匆匆地往老人那里赶,突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手被擦破,腿被摔青,裤子扯开一大块,疼得嘉媚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但她爬起来接着走,到老人那儿后啥也不说,就又忙活起来。

张嘉媚喂老人喝水。张丽 摄

张嘉媚在认真写作业。张丽 摄

暑期很快过去,嘉媚升入六年级,课业负担相对较重了。“嘉媚学习很用功,从没有耽误过一天课,即使她身体不舒服时,也始终坚持上学。她平时话不多,但遇到同学有困难时就会不声不响地主动帮忙。”嘉媚的班主任梁蓉蓉介绍。

开学后,嘉媚便奔波于家、村委会、学校这三个地点。嘉媚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早不到6点起床,骑车去太爷那里,帮他倒尿,给老人擦脸、手,煮方便面或煮鸡蛋给老人喂下,备好吸管、水、卫生纸等,然后回家胡乱吃口饭去上学。中午放学后,从学校骑5里地回村子,先去老人那里,问老人有什么需要,然后回家,母亲饭熟后给老人送过去,之后回家吃饭、上学。晚上放学后还是先去老人那里,给老人生炉子,做晚饭,料理一些杂事,吃完饭后在老人那里写作业,八、九点钟回家。

每个周六、周日,嘉媚都在老人那里,边写作业,边照顾老人。

“现在这样的孩子世上少找哇,老人值了,非亲非故的,却比亲孙女还孝顺呀!”群众张世新的妻子不住地赞叹,张世新家的大棚就在村委会对过,他们每天目睹这一切。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是张嘉媚一家人默然遵循的“厚德”情怀。

柔肩担重义,小手写大爱,是张嘉媚用行动诠释的“感恩”、“孝老”的含义。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0)
继续阅读
x

揭露交警:济南5000人”争夺”300交警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