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北京:兴起斗狗赌博单注近两万 两狗搏命遍体鳞伤

国内 11:19 / 16        855°  

北京兴起斗狗赌博单注近两万 两狗搏命遍体鳞伤

新京报记者暗访京郊斗狗场,数十人投注,单注最高1.9万元,律师称此举涉嫌聚众赌博

10月10日上午9点,大兴区青云店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东侧,一个院落里的擂台上,两只比特犬在撕咬着。

在这里,当天共有三场斗狗比赛,百余人围观,数十赌客投注,赌客们少则押千元,多则投两万元,投注者不乏附近村民,一个上午,总赌资约为20万元。

新京报记者调查得知,斗狗赌博圈在北京悄然兴起。斗狗者们以每年超过万元的投入饲养、训练,跑步机、轮胎成为训练比特犬的工具。斗狗赌局上亦有千术,部分狗主人在赛前给狗注射兴奋剂,或在狗身上涂抹麻醉药。

被约定搏斗的比特犬,没有放弃比赛的权利,它们只能在众人的叫喊声中撕咬、翻滚、流血、倒地……

10月10日上午8点多,大兴区青云店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东侧。

几名手持对讲机的男子,指挥前来的车辆停靠,十几辆轿车,有的挂着天津、河北等地牌照。车上的人陆续走进一个占地约10亩的院子。

此时,这里已聚集了近90人,很多是当地村民,他们在等待一场斗狗比赛。

【赌场】

两狗搏命遍体鳞伤

院子里的斗狗场,约10平方米,形如拳击台,上铺地毯,围挡是半米高的铁栅栏。

第一场斗狗,狗主人来自北京和河北保定,北京的狗叫“炮儿”,河北的狗叫“保罗”。

9点,裁判商量好规则,比赛开始,“放狗!”主人一松手,两条半米高的狗腾空跃起冲向对方,撕咬在一起,在地上来回翻滚。

“甩起来,好……”当狗被扑倒、撕咬住对方时,一旁的狗主人显得很兴奋,半蹲着不停催战。

比赛持续20多分钟,第一回合结束,裁判宣布拆狗,两边人手持撬棍塞入狗嘴,将两狗分开。两条狗浑身多处受伤。“炮儿”受伤较重,腹部、腿部几处豌豆大小的血洞。

狗被拉回短线内后,两方清洗狗身上血迹,一瓢水泼下,地毯被血水染红,血腥味儿扑鼻。

暂停20秒后,第二回合开始,两狗又翻卷在一起。

比赛持续近一小时,三个回合后,北京的“炮儿”浑身是血,头部、腹部被咬烂,牙齿也被咬掉,裁判宣布河北“保罗”胜出。

【赌规】

斗狗类似拳击比赛

赌狗比赛前后,都有特殊规定。

首先是选狗,多位北京斗狗圈的资深人士介绍,在北京斗狗,双方多选比特犬。

比特犬是名贵犬种,原产于美国,体型优美、肌肉发达,平时比较温顺,但只要遇到同类就会性情大变,异常凶猛,一旦咬住对方死不松嘴,只有训犬师用专门撬棍,才能把狗分开。一位狗主人说,这种狗能在2小时内不停地撕咬搏斗。

斗狗人士介绍,斗狗圈内也有选藏獒等犬种相斗的,但在北京不常见。

其次是约战,圈内规则里,斗狗分为“定场”和“碰场”,所谓“定场”,是指专业斗狗人约好日子比拼。“碰场”,指不限制斗狗的体重,狗的主人可以随时约斗。

“炮儿”和“保罗”的较量就属于定场。定场对狗的要求比较高,因为斗狗就像拳击比赛一样,也分重量级,体重不对等,很可能会落败。

何军(音)有个犬养基地,同时是狗市的老板,他说,赛前为显示公平,要同性狗相斗。赛前要用磅秤称重。“炮儿”和“保罗”的体重只差0.05公斤,也就是1两。

“差一两都有可能要狗命。”何军说,别看只差一两,两狗体质和耐力会差很大,可能只打几十分钟,体重轻的狗就会没有体力,被对手咬伤或咬死。

约战后,双方定时间,各几千至数万元不等的定金,这意味着,比特犬们只能上场撕咬搏命,没有放弃的权利,圈内规则是,不上场的狗,将被“吃鱼”。

“吃鱼”,即赛前一方狗如果生病或状态不好,不能上场比赛,定金将被另一方吃掉。

四方斗狗场内画有一条对角线,在北京,判定斗狗输赢的标准是:当一方狗示弱,回头不咬,裁判读数,从1到20,之后会令示弱的狗回到角落,重新冲线,如果狗不再冲线,即判定为输。也有被“KO”的方式,即一方狗被咬死。

【赌注】

数十人参赌单注近2万

10月10日,青云店镇斗狗比赛时,院子里聚集超过百人,其中不乏附近村民。

赛前,两名中年妇女在斗狗场旁边房间内向人群大喊:“北京的在这边,河北的在那间屋子。”

十几名男女掏钱对北京“炮儿”押注,几人中下注最少的是1000元,下注者都是以“千”为单位,若赌中,可拿回双倍投注。

一名男子走进另一间屋子,掏出一沓捆好的百元钞递给收钱女子,“这是1万9,押河北的。”一位穿蓝外套的女子接过钱,数了两遍。

一位自称从昌平区来的小伙下注1万元。

这场赌局,下注者如果赢了,就会得到双倍的投注金额。

收钱的“蓝外套”说,她是斗狗场老板的家人,老板名叫李杰(音),在镇上开饭店,开这个斗狗场10多年了。

近9点,外围停止下注。这场比赛,下注者共约20人。

上午,此场地共有三场比赛,另两场是“黑豹”挑战体重近20公斤的“罗汉”、北京“亨利”对阵天津“沃利斯”。

现场观察可见,三场比赛,数十人外围下注,单人下注最少1000元,最多1.9万元。

收钱的“蓝外套”称,第一场比赛,两方狗主人各出1万元定金,双方又各自下注2万元。记者不完全统计,外围赌客下注6.4万元,总计金额至少12.4万元。

第二场比赛,双方狗主人定金、下注共1.4万元,外围下注近2万元,总数超过3万元;第三场比赛总计金额至少2.5万元。

保守计算,一个上午,斗狗赌资总计约为20万元。

【赌客】

职业赌徒下注5万起步

赵德胜(化名)也去10月10日的斗狗比赛,押了1000元。

赵德胜,北京人,30多岁,做挖掘机生意。他喜欢斗狗,家里养了五六条比特犬,其中一条叫“佐罗”,是条肥狗(没经过专业训练的狗)。

9月15日,赵德胜约了场比赛,地点是通州区台湖镇碱厂村一处平房里的斗狗场,对方是一个面粉厂老板。

他带的“佐罗”最终获胜,面粉厂老板输了500元钱。

赵德胜说,玩狗的人是个小圈子,圈外人并不知情。大家通过斗狗相互熟络,凡有比赛,圈里人都会电话、短信迅速传开。有时,一些人会带着狗过去“碰场”。

赵德胜说,北京这地界儿斗狗人少,价格上不去,要想玩大的,他认识中间人。

赵德胜推荐的中间人是何军,犬养基地老板,“你要真想打,我可以帮你联系,咱去外地,那边(每场)几十万都正常。”何军说。

面对一上午总赌资约20万元的数目,赵德胜认为,北京斗狗市场正处于起步阶段,“赌注都很小,关键是狗比不过人家。”北京无论是狗的血统还是训练方法,相比其他省份差距都相当大。

10月10日的比赛,参赌者大多数是圈内人,部分来自河北、天津等地,还有少部分村民,一位资深赌客透露,当天也来了几位职业赌徒,因嫌赌注太小,并没下注。“他们一场都玩5万起步的。”

【赌具】

跑步机、轮胎训狗

狗,成为斗狗者娱乐和赚钱的工具,在他们看来,买好狗和训练狗是重要的先期投入。

两年前,赵德胜花5000元钱,从犬养基地老板何军那里买了条比特犬。他说,买狗前,他会先跟卖家索要幼犬父母的斗狗视频,好的比特犬大多血统纯正,“父母”斗狗战绩上佳。

多位北京斗狗者说,在北京,一条比特幼犬价格在三四千元,血统好的价格过万,甚至数万。

赵德胜说,为让比特犬有斗性,狗1岁时,便开始让它去适口,即让它跟别的狗撕咬。

为训练狗的耐力,赵德胜还买了一台跑步机。“一上跑步机,很多营养类、治疗类的药物都得跟上,不然狗就废了。“一些狗没有大量运动过,内脏容易跑坏了。”

10月10日,大兴区青云店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东侧,离斗狗场2米远的一间低矮棚子里,亦摆放着两台跑步机,斗狗场边还有轮胎、铁架子等训练设备。

像很多高强度体育竞技项目一样,斗狗者们会让狗拖轮胎,练爆发力;咬轮胎,练咬肌;吊口,练灵敏度;跳跃,练下盘稳定性;攀爬,练腹肌和胸肌。

下了斗场的斗狗命运如何?多位斗狗者称,很多主人会给狗打破伤风针,待它休养几个月后,再上斗狗场;一些受伤严重、伤愈可能性不大的比特犬,有的被宰杀吃肉,有的被遗弃。也有少数“命好”的功勋战狗,被主人当宠物狗养起来。

【千术】

个别斗狗被打兴奋剂

韩猛,长春某物流公司老板,从17岁开始接触比特犬,资深斗狗者。

韩猛说,斗狗场上也有作弊的行为。为赢取比赛,有些主人会给狗打兴奋剂。

韩猛说,打兴奋剂在外地斗狗圈儿很普遍。赛前两方要封狗30至60分钟,而兴奋剂药效持续不过80分钟,很多斗狗者会在开赛前十分钟,给狗推针。“注射器约五厘米长,可以藏在手掌里打。”

10月10日的比赛,双方主人赛前用水清洗狗,一方面是让狗兴奋,更重要的,是示意狗身上没涂抹麻醉药。

韩猛介绍,赛前狗主人给狗身抹麻醉药,这种伎俩以前很普遍,麻醉药主要有丁卡因盐酸盐、利多卡因、盐酸盐等。身上抹药的狗等于穿了“软猬甲”,对手一咬上,就会麻醉,失去战斗力。

后来,很多斗狗者发现,被涂麻醉药的狗也有“副作用”,会出现口松、吐舌头、甩头等异常举动,玩狗的人都能看出来。所以很多比赛前,狗主人会用洗涤剂清洗狗身,再倒上牛奶,去除狗身上的洗涤剂味。

【赢家与输家】

狗场老板是最大赢家

韩猛专门给狗制定了食谱。打比赛前每天喂鲜牛肉。他算了笔账,一只打比赛的比特犬,一年开销得一万多。但打赢比赛后,赢的钱加卖狗赚的钱,远比投入多。

“单纯卖狗哪能挣钱?得让它打比赛。”狗场老板何军有条名叫“垃圾”的比特犬,长得很不起眼,原本卖几千元,但“垃圾”打赢了一场比赛后,身价涨到几万元。

斗狗圈里最大的赢家,还是狗场老板。

何军表面上卖比特犬,同时帮圈里人介绍客户,做中间人,同时还提供斗狗场地,从中抽取中介费和场地费。关于场地费,比如打一场双方各出1万元赌注的比赛,两边要各抽五六百元。

有人欢喜有人愁,10月10日的比赛后,“小胡子”紧皱眉头。

“小胡子”是圈内人给他起的绰号,他姓李,山东人,50岁上下,几年前来京做生意,但特别喜欢斗狗。

凡是有斗狗比赛,“小胡子”就撇了生意,总会很早赶去斗狗场,几乎没有一次落下,“但他输多赢少。”

前两场比赛“小胡子”都下了注,输了9000元。

“你押几千?”第三场比赛前,他手里攥着一沓钱,扯着嗓子问赌客,独自在外围“接”钱。接了约9000元,担心外围赌客耍赖,他还特意嘱托朋友盯着押注人。

第三场比赛结束,“小胡子”又输了,连押三场一场没赢,他输了1.8万元。

比赛结束他仍不愿走,叼着烟,在人群中穿梭,到处询问可愿再赌比赛……

律师说法

斗狗涉嫌聚众赌博

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荣香认为,赌博在中国大陆是严厉禁止的,这起赌狗行为涉及的人员多、赌资大、其行为已构成聚众赌博。根据刑法规定,以赢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或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并处罚金。

王荣香说,《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罚款。

来源:采写/新京报记者刘保奇摄影/新京报记者大路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0)
继续阅读
x

揭露80后清华毕业生:任副局长后受贿1600万被判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