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都哭了……“我生了他,他就是我的仔”

国内 13:45 / 05        1406°  

94岁的麦容欢照顾两智障儿子超半世纪,她说只是尽母亲的本分

摘要:入秋后,天黑的时间提早了。9月27日,还不到傍晚6点,中山市东凤镇西罟步村的天色已暗下来。94岁的麦容欢和平时一样,拿着菜篓走到了门口菜地边。虽身形已有些佝偻,但她走得很稳当。

    麦容欢几十年来独自照顾两个智障儿子,她说现在过得很开心。南都记者 叶志文 摄

    人物档案

    麦容欢,94岁高龄。这个生于1918年的母亲,在历经战乱、丧夫和丧女之痛后,依然对两个先天智障的儿子不离不弃,照顾他们超过半个世纪。2010年,她被中山市评为“感动中山十大女性”。今年,她又入选“中山好人榜”。

    两个孩子基本能照顾好自己,将来的生活现在已经不担心了。

    ——— 麦容欢谈智障儿子

    没有想过还能活多久,只想把每天都过好。 ——— 麦容欢谈现在

    实在太伟大了,要换做我,早把两个儿子送敬老院了。 ——— 邻居谈麦容欢

    三位老人的宁静生活

    入秋后,天黑的时间提早了。9月27日,还不到傍晚6点,中山市东凤镇西罟步村的天色已暗下来。94岁的麦容欢和平时一样,拿着菜篓走到了门口菜地边。虽身形已有些佝偻,但她走得很稳当。

    菜地里的青菜长得正好,麦容欢俯身摘菜并拿近到眼前,将黄叶和带有泥土的根部摘掉。老人说,以前家里吃的菜都是自己种的,但这些年身体差了,好心的邻居们开始帮忙。

    就在老人忙活的时候,72岁的大儿子阿满弯着身子、背着手,正拿着母亲给的10元钱向西罟步村市场走去。尽管双脚挪动得很快,但他前进的速度却很慢———普通人10分钟就能走完的路程,他用了40多分钟。原来,几年前他的小腿曾被车撞断过。

    伤愈出院后的阿满还是闲不住,每天照常出门逛街,不过一到中午和晚上就会按时回家吃饭。在母亲麦容欢眼里,阿满挺“聪明”,但就是比较懒,而且心有点“野”。

    在市场内,阿满径直走向一家烧味档,没经过任何语言交流,相熟的档主切了一小袋烧鹅给他,并收了5元钱,“每次都是这样,不说也知道买多少。”档主说。

    傍晚6点多,阿满回到家的时候,68岁的弟弟阿富已把青菜洗干净,正安安静静坐在母亲旁边,每当记者望向他,他都会露出纯真的笑容。和哥哥相比,阿富更像宅男,不爱出门,洗衣、做饭、打扫屋子,几乎每样家务活都会干。

    天已经黑下来。在母亲的招呼下,阿富打开了灯,屋里一下亮堂了起来。阿满听从母亲的安排,点燃了多支香,依次在灵位、神位等多个位置插上。很快,火也生了起来,亮堂堂的火光前,阿富烧水、放油,一盘白焯青菜就做了出来。

    烧鹅、青菜再加上之前做好的米饭,这就是一家三口的晚餐。晚饭后,阿富像往常一样,为母亲泡上了一杯茶。

    30年教会儿子生活自理

    看上去,麦容欢一家三口的生活宁静而正常。但事实上,阿满和阿富都是先天智障者,智力水平只相当于几岁的儿童。兄弟俩从被人照顾到现在可以生活自理甚至照顾母亲,麦容欢花了30年时间。

    时光回到72年前,这一年,麦容欢20岁,正值青春年少。在叔婶做主下,她从邻村来到西罟步村,嫁给了比她大17岁的丈夫。婚后两年,大儿子阿满出生,初为人母的麦容欢很开心。但随着孩子慢慢长大,夫妻俩发现了“不对劲”,阿满一直不会说话,只等5岁才学会走路。后来,才知道阿满是先天智障。麦容欢说,她原本以为后来出生的阿富会是正常的,但没想到也是智障。

    两个儿子都是智障,麦容欢说自己一开始有些接受不了,特别是别的小孩叫两个儿子“傻仔”时,“会生气,后来慢慢也接受了。”因为智力低下,阿满兄弟俩都没有上过学,平时只能在家里玩。为此,夫妻俩特意把围院的栅栏加高了。

    两个孩子也有顽皮、不听话的时候,想要翻栅栏出去玩。生气的时候,麦容欢说自己也想骂他们几句,但想想又忍住了,“我骂他们,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也心痛。”至今,两个孩子已到老年,麦容欢说几十年来从来都没有骂过他们一句。

    阿满兄弟俩慢慢长大成人了,不过仍需要大人照料。但1982年,丈夫离开了人世。丈夫离开后,已64岁的麦容欢担心有一天自己也走了,为此她决定教兄弟俩做饭。

    对做饭这件事,阿满似乎一直不感兴趣;不过,阿富却很愿意学,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还是掌握不到要领,“炒菜大把大把放盐;煮饭不是少放水就是没煮熟……”麦容欢说,她有时会感到失落,觉得儿子笨,但看着他认真在学又不忍心责怪。后来,阿富会做一些简单的菜了;再后来,阿富还学会了洗衣、扫地等家务活。

    智障儿子学会照顾母亲

    尽管已是94岁高龄,但麦容欢的身体看上去依然硬朗,听力、记忆力都很好,只是视力已大不如前,前段时间也因为骨质疏松住过院。在母亲住院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阿满兄弟俩只能留在家里。让老人欣慰的是,两个孩子还能照顾好自己,也有不少好心人上门帮忙;而且,兄弟俩的身体目前也很健康。

    不过,兄弟俩还是有很多需要母亲照顾的地方。缝纽扣、剪指甲,这些事情看起来并不算困难,但两人都不会做,只能靠母亲帮忙。现在,麦容欢仍然是家里的主心骨,安排着一家人的生活。

    两个儿子也慢慢学会了照顾起母亲。除了承担起大部分家务活,阿富还经常给母亲按摩,每天为她泡茶、烧洗澡水;而喜欢逛街的阿满,每次出门之前都会向母亲“请示”一下。尽管麦容欢大多数时候,并不能听懂两个儿子“咿咿呀呀”说的话,但一看阿满的动作,就知道他又要出门了。

    麦容欢说,她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担忧两个儿子将来的生活,但“现在已不担心了。”她说,两个孩子基本上能照顾好自己;当地政府前段时间也帮忙把老房子重新修过了;很多好心人也经常过来探望;而且现在有社保养老金及各项生活补助,加起来每个月有几千元。

    据了解,近年来,中山市东凤镇坚持从财政中拨出充足的专用资金,提升镇内困难群体的生活质量,为户籍困难群众建立帮扶档案,全部办理社保、医保以及各类补贴。以麦容欢家为例,3个人每月的社保养老金及各项生活补助合计达4600多元。同时,该镇还安排医护人员定期上门体检、社工帮扶等。(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老人照顾两智障儿子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后,大家通过各种方式对这位伟大的母亲表达了敬意,有不少好心人也专程过来探望。不过,老人却认为她所做的只是一个母亲的本分,“我生了他,他就是我的仔”。

    后记

    “只想把每天都过好”

    麦容欢说现在很开心,能被儿子照顾就是享福

    94年间,麦容欢儿时经受失去父母的痛苦,结婚后又要养两个智障孩子;64岁时,丈夫去世;几年前,孝顺的女儿又先她而去。

    回想起这一辈子的生活,麦容欢老人说自己的确过得很苦。但她又说,现在觉得过得很开心。现在,老人的生活简单而有规律,天亮了就起床,中午困了就在木沙发上睡一会,晚上还会看看电视。而一日三餐,基本都由阿富做好。老人说,能被儿子照顾,就是享福。

    麦容欢很爱笑,也很健谈。近段时间不断有记者到家里来,每次,她都会聊上很长时间。问她累不累,她说一点都不累,因为有人来跟她聊天,自己会觉得很开心。在邻居眼里,和善的麦容欢是个值得尊重的老人家,“她真的不容易,自己都90多岁了,还要照顾两个儿子。”有叶姓邻居说,“实在太伟大了,要换做我,早把两个儿子送敬老院了。”

    老人说,自己现在很开心,没有想过还能活多久,只想把每天都过好。

来源:南都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1条评论

  1. 活得久也许更丰富。我要不要找下长寿的秘方

    +() ()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1)
继续阅读
x

台中妇人被活虾刺到小腿 感染细菌遭截肢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