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都哭了……你未痊愈 我不敢老

地球都哭了 17:51 / 31        2317°  

6927e7a5tw1dvg4dda4iej  1997年,年仅17岁的亚特兰大奥运会跳马亚军莫慧兰退役,之后进入新闻学院,向主持人转型。

  2001年,悉尼奥运会平衡木冠军刘璇退役,时年22岁的她,创下当时为中国队服役时间最长纪录,之后成功踏入演艺圈。

  2004年,拥有两枚奥运金牌的俄罗斯体操美人霍尔金娜退役,时年25岁的她是三届奥运元老,退役后一边在俄罗斯体协任职,一边写书育子。

  2012年,在北京奥运会上获得1金3银的美国天才肖恩 约翰逊,因膝伤无奈退役,否则,刚刚20岁的她至少还能征战伦敦。

  而就在一个月前,中国女子体操领军人物程菲严重受伤,无缘伦敦,尽管那两个字仍没说出口,但对这位24岁的老将来说,恐怕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一个4年……

  伤病、年龄,似乎已经成了女子体操运动员跨不过去的巨大鸿沟。练体操就是吃青春饭,这跟当模特儿必须是白骨精一样成了常识。

  只有丘索维金娜不是“常识”。她是向自然规律发出挑战的一个巨大意外。

  身边那些比她年轻得多的女孩子们一个个退役,转型。有时候,当她们以裁判或者记者身份重返赛场,总能看到一个曾经同场竞技的略显苍老的身影,在平衡木或者跳马上腾挪、翻飞。

  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

  伦敦奥运会,丘索维金娜37岁。

  拖着满身伤病,以如此高龄跟一群十几岁的小孩儿一起争奖牌,你可能想问,她是有多爱钱?连丘索维金娜自己都承认,“一枚世锦赛金牌等于3000欧元的奖金,多参加比赛就是为了挣钱。”

  而她身患白血病的儿子明白,母亲这么不要命地“爱钱”,究竟是为了谁。

  本以为就这样功成身退

  1991年,将参加伦敦奥运会体操比赛的很多姑娘当时还没出生;程菲只有3岁。

  1991年,16岁的丘索维金娜已经代表独联体夺得世锦赛女团和自由操金牌、跳马银牌。

  丘索维金娜的早期体操生涯与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她作为独联体代表团的一员,夺得了女子体操团体比赛的金牌。国际体操联合会中,有三个动作以她的名字命名。

  1996年,丘索维金娜代表乌兹别克斯坦参加了亚特兰大奥运会,获得个人全能第十名。之后,21岁的她功成身退,与摔跤运动员巴克德尔克帕诺夫组建了家庭,长子阿里什也在3年后出生。

  看起来,一切都是如此的平静和快乐。

  为救爱子,27岁“高龄”果断复出

  2002年,23岁的刘璇退役后出演了电视剧《我和我的父亲》;23岁的霍尔金娜在欧洲锦标赛上获得团体、个人全能、高低杠金牌;肖恩约翰逊10岁。

  2002年,厄运降临在27岁的丘索维金娜身上,她6岁的儿子在突然呕血后,被确诊患上白血病。

  丘索维金娜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

  白血病的治疗费用高昂,丘索维金娜和丈夫卖掉房子和汽车,但依然被医疗费压得喘不过气。丘索维金娜想到了复出。“一枚世锦赛金牌等于3000欧元奖金,这是我唯一的办法。如果我不参加比赛,阿里什就活不了。”但是,已是27岁“高龄”的她,凭什么去和风华正茂的霍尔金娜们竞争?

  没有时间给她犹豫了。2002年釜山亚运会,丘索维金娜复出,一举夺得跳马和自由体操金牌!

  这样的惊艳表现为丘索维金娜的儿子迎来一个生命的转机――由于德国科隆医院的白血病化疗很有效果,德国体育部门向丘索维金娜抛出了橄榄枝。

  举家来到德国之后,丘索维金娜不敢懈怠,必须日以继夜地训练,赚取奖金为儿子治病;而丈夫则放弃了摔跤运动,专职在家照顾儿子。为了多参加比赛、多赢得奖金,丘索维金娜硬是重新将自己练成了一个全能型选手,在一些巡回赛中,她甚至会参加所有女子项目的比赛。

  不敢病、不敢伤、不敢退

  2006年,18岁的程菲夺得世锦赛团体、跳马、自由操金牌;14岁的肖恩 约翰逊尚未成名。

  2006年,31岁的丘索维金娜代表德国参加欧锦赛,在跳马项目上为德国拿到23年来的首枚金牌。

  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医生亲口告诉丘索维金娜,他们的医疗条件没有办法拯救阿里什后,丘索维金娜决定怀着报恩的心情,改换国籍代表德国参赛,“做出这个决定很难,但如果没有德国体操界人士的帮助,我的儿子可能早就离开人世了。”

  在德国的治疗,使儿子的病情渐渐好转;丘索维金娜也愈发刻苦训练,设法赚更多的钱。她不再吃最喜欢的巧克力,怕发胖后无法继续比赛。她不敢生病、不敢受伤、不敢休息、不敢退役,不停地比赛、赢得奖金、为孩子治病,成为她生活的全部。

  2006年,丘索维金娜的德国国籍终于得到国际体联的承认,她穿上了德国国家队队服,并被德国体操迷亲热地称为“体操奶奶”。

  北京记住伟大母爱

  2008年,20岁的程菲在北京奥运会上率中国女队夺得中国女子体操第一枚团体金牌;16岁的肖恩约翰逊在奥运会上夺得一金三银,无限风光。

  2008年,33岁的丘索维金娜力压夺得北京奥运会跳马铜牌的程菲,站上了亚军领奖台。

  1.53米的身高,44公斤的体重,男人一样的短发,刚毅的脸部线条,结实的肌肉……2008年奥运会,这个对中国观众来说略微陌生的女人,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一群女孩中,出现在中国观众面前。

  我们知道了她和白血病儿子的故事。在北京的赛场,每一次出现,观众们都会给这位母亲最热烈的掌声。

  是的,掌声并不是给一位成绩并不伟大的运动员,而是给一位伟大的母亲。

  善良的中国人民向丘索维金娜伸出了援助之手,一些慈善组织为她的儿子进行了捐赠,而她依然活跃在赛场――不仅仅是为了给儿子治病,更为了能在有生之年,好好地享受她热爱的体操运动。

  丘索维金娜说,每个人都要怀有希望,向着这个目标前进就一定能实现。“伦敦奥运会后?我想我该歇歇了……”这是她第一次谈到退役这个话题。

  现在,丘索维金娜的儿子正在上学,身体状况良好,偶尔参加体操课。“但他更想练足球。”丘索维金娜说。

  2012年,20岁的肖恩 约翰逊退役;24岁的程菲因伤无缘伦敦奥运会。

  2012年7月29日,37岁的丘索维金娜站上了伦敦奥运会体操预赛赛场,成为史上第一位6次征战奥运会的女子体操选手。

来源:重庆时报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3条评论

  1. 你未痊愈,我不敢老。体操刚开始预赛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位值得尊敬的母亲这次还会不会站在赛场上。

    +() ()
  2. 匿名

    没想到又一次看到她,值得尊重

    +() ()
  3. 向伟大的母爱致敬

    +() ()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3)
继续阅读
x

地球都哭了…失独父母中年遇独子夭折 称不怕死亡怕养老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