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都哭了…失独父母中年遇独子夭折 称不怕死亡怕养老生病

国内 13:47 / 31        1253°  

[提要]  7月20日,北京市计划生育协会表示,针对失独家庭的帮扶主要有两方面。一是政策帮扶,包括给予每人每月200元的扶助金,直至亡故为止。同时可享受特别扶助的,按较高标准执行。二是精神帮扶,即以“亲情牵手”项目为载体的亲情抚慰。鼓励大学生、部队官兵等青年群体,与失独家庭结为国策亲戚,为他们提供精神慰藉和亲情抚慰…[我来说两句]

一位失独母亲在网上纪念馆给儿子送完午餐哭了起来。儿子去世后,家里已失去欢乐。

保存到相册

一位失独母亲在网上纪念馆给儿子送完午餐哭了起来。儿子去世后,家里已失去欢乐。

一名失独母亲,举着她写给女儿的书《你曾来过》,背后是女儿的钢琴和画像。

一名失独母亲,举着她写给女儿的书《你曾来过》,背后是女儿的钢琴和画像。

一名失独父亲,满是皱纹的手里,捧着儿子小时候玩的玩具。

一名失独父亲,满是皱纹的手里,捧着儿子小时候玩的玩具。

 失独父母:不怕死,怕老怕病

  北京独生子女死亡家庭父母7746人,疾病和养老成为这一群体最大的担忧

  失独父母,这一曾被忽略的群体,正在进入公众视野。

  他们,大多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赶上八十年代首批执行独生子女政策,人到中年遭遇独子夭折。专家估算,我国至少有100万个失独家庭,每年新增失独家庭7.6万个。

  北京市计划生育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5月,北京失独父母人数为7746人,其中农村1269人,城市6477人,“这一人群年龄偏大,精神和身体状况欠佳,有一定的生活困难。”

  记者调查,这些积极响应国家政策的“光荣一代”,除了丧失爱子的孤苦外,如今更担心疾病、养老等一系列现实难题,但相关帮扶、保障体系滞后。

  如何为这一群体提供有效的帮助,如何接手他们原本寄希望于子女身上的未来,成为摆在全社会面前待解的课题。

北京措施

  7月20日,北京市计划生育协会表示,针对失独家庭的帮扶主要有两方面。一是政策帮扶,包括给予每人每月200元的扶助金,直至亡故为止。同时可享受特别扶助的,按较高标准执行。二是精神帮扶,即以“亲情牵手”项目为载体的亲情抚慰。2006年开始,北京市人口计生委、计生协在全市范围开展了生育关怀亲情牵手活动,鼓励大学生、部队官兵等青年群体,与失独家庭结为国策亲戚,为他们提供精神慰藉和亲情抚慰。

  此外,“暖心计划”以独生子女死亡家庭为目标人群,为其提供养老保险、疾病身故保险、意外伤害身故保险、意外伤害医疗保险、残疾保险、烧伤保险以及女性重疾保险,重点解决这些家庭的养老和医疗困难,真正保障了这一人群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同时,安康计划和服务计划与暖心计划相配套,对于没有发生意外理赔的家庭提供体检等服务,最大限度加大保障力度。

  “儿子,好好看家,我们出去玩儿啦!”

  房间空荡,整洁,甚至像宾馆一般一尘不染。

  “儿子,我们回来啦!”

  房间依然空荡,整洁,甚至像宾馆一般一尘不染。

  董毅去世14年了。

  心中难过时,董毅父母会离开北京去旅游。每次离开和返回,都会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打招呼。

习惯以“某某妈妈/爸爸”相称

  孩子离开后,董毅的妈妈通过网络,结识了许多同命相怜的家庭。北京的几家时不时聚一聚,“我们的痛,旁人怎么能了解?”尚未坐定,几位失独母亲的声音颤抖起来。

  她们习惯以“某某妈妈/爸爸”相称,很少提及姓名。

  “别人这么叫我们的时候,就感觉孩子还在。”57岁的“小男妈妈”,随身总带着一块手帕,“不知什么时候眼泪就流下来了。”

  “董毅妈妈”挺羡慕“小男妈妈”,“孩子是因病离开的,好歹陪着走完了最后一程。”

  1998年,20岁的董毅在去同学聚会的路上遭遇车祸,没有留下一句话。

  “小男妈妈”也会羡慕“董毅妈妈”,董毅去世后,骨灰放在家中,“可以天天守着。”

  小男去世后,很快入土为安。6年过去,每当刮风下雨,“小男妈妈”还有止不住的泪,“他一个人在荒郊野外、日晒雨淋,我心疼啊。”

  64岁的“孙萌妈妈”,家境富足的她曾一心想为女儿创造更好的未来。

  突如其来的疾病夺走女儿26岁的生命,前半生幸福清零,悲痛填满生活。

  大年夜,她端着饭碗突然大哭,丈夫呵斥“这日子还过不过?”她一个人跑到女儿的墓地呆上两天两夜,哭着一遍遍抚摸冰凉的墓碑,直到手冻得没知觉。

  女儿去世时,“孙萌妈妈”买下两块连着的墓地,准备百年后常伴自己的孩子。

  起初,她想和女儿葬在一起,但想起女儿生前说喜欢住大房子,“就不跟她挤了。”

失独母亲的“软弱”和“悲凉”

  45岁的“阳阳妈妈”,情愿自己是六七十岁,“那样可以离阳阳近一些,离现实远一些。”

  孩子走后两年,老公开始很少回家,“阳阳妈妈”觉察出什么,但失去孩子的悲伤抽走了所有的力气,她没有过问。

  直到有次深夜想起阳阳的时候,她给老公打电话,得到的回答是“儿子都走了,我跟你没什么关系了。”

  最后,结婚20年的老公一纸诉状闹到法庭,说“夫妻感情破裂,要求分割财产。”

  每一次开庭,“阳阳妈妈”都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