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卫工遭车碾断腿公司赔1万 妻子服毒投河身亡

国内 00:23 / 15        851°  

5月10日报道了南区一名老环卫工人被车撞断腿,这并非一起惨烈车祸,环卫工在手术后逐步恢复。但就在当天,环卫工的妻子却突然出走,选择服毒投河自杀,尸体在南区恒美学校外的河涌被发现。家人认为环卫公司不肯对工伤负责,还恶语相向,才导致了悲剧发生。环卫公司则称一直在尽责。上周五,南都记者随同死者家属来到南区公安分局,警方向家属确认环卫工妻子属于自杀身亡。

记者采访时还没征兆

“我妈死了!”5月11日清晨七点多,记者突然接到阿华的电话,感觉难以置信。因为就在5月9日上午,记者还在南区医院见到了阿华的母亲郑秋花,一名57岁朴实的湖南农村妇女,甚至不会讲普通话,只会低头照顾受伤的丈夫。阿华的继父王兴华是名环卫工人,5月2日被车撞断腿后在医院接受治疗,记者5月9日走进病房时,王兴华侧躺在床上,有些艰难;郑秋花正抱着个西瓜,用勺子挖出来喂丈夫吃。丈夫见记者来,试图转身说话,郑秋花扶了一把,但用力地方不对,丈夫叫了声疼,埋怨了她一句。郑秋花没回话,准备起身洗点水果。

记者采访王兴华时,郑秋花坐在床边小板凳上,将头埋在被子里。当记者问题涉及到她时,她也会抬头应答,沟壑纵横的脸上有眼泪的痕迹。郑秋花试图回答,但口音太重,很费劲地说了几句,旁边的儿子阿华忍不住插嘴:“我妈也是扫地的,在南区渡头村里面扫,一个月大概八百块钱。她说怕公司不管了,我们外地人告不赢他们”。

死前数夜无法入眠

5月9日,记者查看王兴华的医药费单据,当时总共花了一万出头,王兴华告诉记者,肇事司机给了800元,公司垫付了1万多,自己交了一部分,目前还没有欠费。虽然王兴华和家人很担心医药费问题,但实质上没什么太大缺口,因为手术已经做了,接下只是常规治疗,一天三四百元。主治医生表示,两到三周,王兴华就可出院,接下来每天的费用会减少;三四个月后,伤者能恢复正常行走,干活也没问题。

当天下午,王兴华所在的中山市众福保洁服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罗先生表示,他们不会不管受伤工人的,公司为环卫工集体买了意外险。儿子阿华虽然认为公司有些拖延,态度消极,但也不认为事情已到无法面对的地步。

9日当晚,阿华和母亲郑秋花一起回到渡头村的出租屋住,这是郑秋花和丈夫平日的住处,阿华平时在大涌镇做保安。这是一间不通自来水的百年老屋,阴暗潮湿,前面一个房间用来做饭、起居,后面房间堆放着纸皮等郑秋花捡回来的垃圾。当晚,郑秋花心事重重,她担心丈夫以后恢复困难,没有劳动能力,两人无法生活。这位57岁的湖南农妇想到了回老家,虽然她已出来多年,儿女也都外出了。郑秋花把回家的想法告诉了儿子,儿子不同意。这个晚上,阿华清晰地记得,母亲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有时候还下地来回走动。而郑秋花的大女儿阿凤告诉记者,母亲这几天也到自己家睡过,也是睡不着起来走动。

送完早餐出门寻死

10日清早,南都报道《环卫工清扫路面被碾断腿》出街,但郑秋花没有留意,因为她并不识字。这天早上,她还是和往常一样到村里扫地做清洁,儿子七点多起来时,郑秋花已经扫了一个多小时。“她回来想给我做早餐,我说不用了。”阿华回忆说,郑秋花先走一步,八点钟左右去南区医院看王兴华。而王兴华说,八点左右,妻子慢步走到病房门口,叫了一声“老王”,没有完全进来,只伸手将面包和包好的钱递了过来。“我叫她进来耍一下嘛。”这名58岁的四川籍环卫工人说,他当时有些开玩笑,老夫老妻的说话方式,但郑秋花没有回应,脸上没有表情地走开了。这时候阿华在对面病房,没有见到母亲离开。

中午时分,母亲还未出现,不识字的母亲不用手机,阿华回渡头找母亲,找了一天都没找到。忐忑不安的一家人过了一夜,11日清晨,一名相熟的环卫工带来一个晴天霹雳:“昨天下午在恒美学校河涌那里有个女的投河死了,可能是你妈。”阿华马上到南区公安分局认尸,一眼就认出来了。警察告诉阿华,郑秋花是自杀,喝农药后投河自尽。

各方说法

家属

环卫公司有责任

“她是想不开,怕我走在她面前,所以先走一步啊!”四川汉子王兴华在病床上哭得不能出声。他和郑秋花是1999年在浙江打工时相识的,当时两人都四十多岁了,王兴华一直没结婚,郑秋花则是前夫车祸死了,留下三个孩子。2000年,王兴华来到湖南耒阳郑秋花的家,两人组起一个家庭,之后他们双双到中山打工,在水泥厂做了一段时间后,到中山市众福保洁服务有限公司做环卫工。郑秋花受不了那么大的工作量,干了几年退出了,在南区渡头村找了一份扫地的工作,一个月工资不到800元。在王兴华眼中,郑秋花是个要强的女人,不肯轻易低头。

“她就是太要强了,老是担心公司不管,以后没法生活,我们说没事的,但她就是听不进。”儿子阿华说,母亲这几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们是外地人,告不赢他们本地人的。”因为在5月2日当天,公司派人过来处理,称只能给1万块,其他的不管,要告随便告。死者家属因此认为公司的恶劣态度是导致郑秋花死亡的主要原因。

众福保洁

愿意负责,不过要等交警处理

记者昨天向公司求证,相关负责人罗先生拒绝承认说过“要告随便告”。罗先生表示,王兴华被撞属于工伤,公司愿意负责,不是说给了1万就不管了,不过,首先需要找到肇事司机,交警做出处理。罗先生说,知道这个消息后,他给王兴华请了一个护工,又垫付了些医药费。

目击者:

她死前躺了一天草地

11日下午,南都记者寻访事发现场,尸体是在恒美学校外的小河涌里被发现的,就在城南三路旁边,相距南区医院不过500米。河涌与道路之间有一条绿化带,行人稀少。

河涌对面的一名女住户从二楼窗户看到了郑秋花,只以为郑秋花是躺在草地上休息。“她有时候会站起来走一下,我中午出门时,看见她还在树下那位置。”同样注意到郑秋花的还有恒美小学的一位小学生,她中午放学经过了绿化带。不过,谁都没有直接看到郑秋花的自杀过程。下午警察过来时,女住户也出来看了下,她注意到,警察手里拿着个农药瓶模样的东西,应该从草地上捡到的。让女住户倍感惊讶的是,这条河涌本来不怎么流动,但在警察打捞尸体时,突然涨水,尸体先是往下漂了一段距离,涨水又被冲了回来。

上周五,南都记者随同死者家属来到南区公安分局,警方向家属确认属于自杀身亡。警方出具了死亡证明,并将在尸体身上发现的两千多元现金交还家属。

坎坷身世

4岁丧父,独自抚养三个孩子

儿子痛哭“良心有愧”

郑秋花4岁丧父、19岁丧母,36岁时前夫又被车撞死,一个人拉扯大三个孩子,靠扫地一月800元工资供养小儿子读研究生三年。“我真是良心有愧,一点都没来得及报答母亲。”小儿子阿月泪流满面,母亲节来临,但他的母亲却刚刚逝去。

1992年亲生父亲被车撞死,原本还算幸福的农村家庭瞬间坍塌。大姐阿凤小学没毕业就出来打工,二哥阿华长年有胃病,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母亲郑秋花的肩上,她靠捡垃圾供养阿月上学。阿月1999年中专毕业在老家做了一名初中老师,工资只有几百元,无法赡养母亲。自修获得本科学位后,2007年进入湖南师范大学读研究生,一年省吃俭用也要2万元,读了三年,主要靠郑秋花供养。

2010年,阿月调到韶关做公务员,但刚工作,工资只有一两千,还来不及供养母亲。每次从韶关到中山探母,母亲都怪他太花钱。而母亲从来没有到韶关看过阿月。

为省钱不肯吃饭

“我真是感觉良心有愧啊!我跟她说,到60岁我就养她,不要再干活了。”阿月哽咽地说,母亲一生坎坷,非常节俭,为了孩子少吃少穿,甚至是不吃饭,劝也劝不进。二儿子阿华说,继父车祸后在病房这几天,母亲不肯吃饭,每次买快餐,她都说不要。

记者昨天来到渡头村,多位老村民为郑秋花惋惜:“她和她老公来我们村好几年了,人非常勤快,非常好,看到我们都会打招呼。”而记者进到郑秋花所住的出租屋,里面简陋到让人感觉回到了几十年前,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旧衣服。“这些都是她捡回来的,她从来不会自己买衣服。”阿华忍不住抹眼泪。(大洋网)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1条评论

  1. judie

    多无奈!!

    +() ()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1)
继续阅读
x

【痛心揭露】5名留守儿童溺亡:全村找不到年轻人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