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Vine 上那个爆红的年轻人

国外,地球正能量 17:53 / 01        2130°  

 

5741  

如果你对现在一个典型的十几岁少年提起“那个法国人”,他们绝对明白你指的是哪一个。

这帮孩子会告诉你,Jerome Jarre,一个 24 岁的法国男生,因为在社交应用 Vine 上一系列 6 秒搞笑短片而爆红,现在他已经有了 8 百万的追随者。这些短片包括 Jarre 在街上走向陌生人然后拥抱他们,和好兄弟一只松鼠的各种搞怪哈拉,虽然他念起来还带着呆萌的法语口音。

迄今这些搞怪片段在 Vine 上的浏览记录已经突破了 10 亿次。最近这个红遍网络的男生在巴西圣保罗组织了一个见面会,场面火爆到得连防暴警察都要出动以平息数以万计的拥挤人潮。

很少有人知道,Jarre 的星途始于 2013 年,直到去年夏天他在纽约实际上连住处都还没有,偷偷摸摸的睡在办公室的地板上,用一件降价促销时买的连身居家服当毯子,连洗澡都是在最近的健身房,能免费进出是因为前台的姑娘从短片里认出了他,吃就是全靠别人的剩饭。

Jarre 生在法国乡村小镇阿尔贝维尔,随单身妈妈 Agnès Jarre 长大。与他在网络上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妈妈在一次电话采访里说道,“Jerome 小时候很安静腼腆,总是被欺负,但他一直是个快乐的小孩。”

在她眼里儿子身上有一种强烈的积极进取的精神,这让他在 19 岁那年不顾她的反对从大学退了学,接着去了中国,然后是多伦多,尝试着建立了 6 家公司却都以失败告终。

“经过了这一切,我觉得自己毫无用处,完全迷失了,”最近一次采访里 Jarre 在他临近联合广场的家里对我说道。“我跟随着生意伙伴 Chris Carmichael 一起搬到了多伦多,他不断对我说要找到我在生活中的意义。”

5596768cf747

之后的一天,一个叫 Vine 的手机应用推出了,Jarre 一时兴起下载以后马上知道在这儿将会发生点什么。一开始他上传的 6 秒短片跟其他人的一样无聊:台球桌的夹子,摇曳的烛光。直到一天晚上,在多伦多一家酒吧的休息室里,他掏出手机拍了一段在镜子前傻兮兮跳舞的短片。

“当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我得到了 16 个赞,”他说。“有 16 个素不相识的人看了我的短片还很喜欢,我觉得好惊喜。”这一刻他明白了越是傻呵呵的短片喜欢的人越多。

2013 年最后一次创业(一个名叫 Atendy 的活动策划服务)失败之后,Jarre 买了一张去往纽约的单程票,身上只有 400 美金。没有工作前景,所有家当都塞在两个小行李箱里。他讲着蹩脚的英文,那还基本都是从一个叫“Crush It!”的有声读物里自学的,作者 Gary Vaynerchuk 教人怎么把玩媒体社交的爱好变成一项生意。

不像其他来都市追梦的 20 多岁的年轻人,Jarre 不觉得他需要一份实习的工作,甚至一个住处才能实现。他所需要的仅仅是一部带前置摄像头的智能手机。

“我愿意每天从早上醒来,花一整天在外面街上拍 Vines,”他说,“大多数时候我都会用一个很棒的Vines 来结束这一天,不过也有时候一整天也没什么可上传的。”

他的努力很快得到了回报,虽然不一定是以金钱的形式。在一个短片里他问:“为什么大家害怕爱(why is everybody afraid of love)?”一时间各种疯传,然后他被邀请出现在 Ellen 秀上。

922df3b01cd0

他的 Vine 账户开始每天都被数以万计的人们关注起来。之后他与自己所关注的有声读物的作者Vaynerchuk 签署了一项协议,建立了一家广告机构专门关注那些 Vine 上的社交明星。 “他花了足足 7 分钟说服我跟他在一起做这件事,”Vaynerchuk 说,“他对 Vine,Snapchat 和Instagram的理解方式是与任何人都不同的。”

用一种直观的方法来描述 Jarre 现在的生活,就是回忆 1960 年代女人们远远看到 Beatles 的身影出现时成群结队开始尖叫的场面。

这听起来有些夸张,但当我上周和他一起在联合广场散步的时候,几乎每走几步,这个身高 1 米9 的法国男生都会被尖叫着的十几岁孩子拖住请求来一张合影。一些女孩禁不住迸出了泪水,另外一些则宣称仅仅看到他就已激动得“无法呼吸”。在公园里走上一圈,他就被拦下来超过 50 次。

Jarre 被粉丝们(他喜欢称他们为“朋友”,“粉丝”这词听起来太等级化了)如此喜爱的原因就是他无所畏惧的积极和乐观。很少有照片或短片里的他是没有笑到合不拢嘴的。他在这些短片里坚持传达的态度和声音是为了激励那些一直被欺负和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们。

“把你的生活用来和怪人们一起做些奇特的事吧,”上周他在 Twitter 上写道。在另一篇推文里他说,“放大你的快乐的最好方式就是与他人一起分享。”

尽管这些观点对成年人而言似乎不切实际,但十几岁的孩子们对此甘之如饴。在我们的一次会面中,一个有着粉色头发混穿袜子的年轻女孩 Alexi 跑上来恳求 Jarre 和她一起去舞会。“我用了各种渠道方式和角度关注着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说。我看到连她手机的壁纸都是他的语录。

Jarre 现在已然习惯了这一切,但是获得如此规格的名望还是让他很惊讶。去年他和另一个 Vine社交明星 Nash Grier 一起去冰岛的时候,两人在社交媒体上说要去 Smaralind 百货拍照留影,等他们到达那里的时候,整个百货商场里挤满了超过 6000 名十几岁的孩子,安保人员甚至以为遭到了某种形式的恐怖袭击。 “我估计只会有 20 个人,”Jerome 跟我说。“看到这么多人其实真的很吓人。”

几个月后,当一个广告公司想付给他一百万美金为在他的社交媒体上插入一个品牌广告的时候,他又被惊到了,那是一个在他看来只能算“不健康食品”的产品。

翻译自:纽约时报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0)
继续阅读
x

流浪者伯纳德和他的狗狗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