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靠审查留在了土耳其,中国呢?

观点 23:16 / 29        411°  

facebook_eye 离 一 月 九 日,扎克伯格在自己的主页写下“我们绝不会让一个国家或者团体来决定人民能够分享什么”还不到 二零 天,Facebook 就不得不遵照法庭命令,在土耳其屏蔽了几个被认为亵渎先知穆罕穆德的页面。

《纽约时报》转述土耳其之声的报道称,这份“屏蔽令”是安卡拉当地一名检察官向法院申请,并于上周日送到 Facebook 手中的。如果不遵照执行,法院威胁要关闭 Facebook 在土耳其的全部服务。到了 一 月 二六 日,一名“熟悉此事”的匿名信源告诉路透社, Facebook 已经屏蔽了一个页面,第二天《纽约时报》又引述 Facebook 公司一位匿名员工的信息称,这些页面都已被屏蔽。

屏蔽亵渎先知的信息对土耳其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今年 一 月 七 日法国《查理周刊》遇袭事件发生后,土耳其政府就禁止国内媒体转载那幅引发袭击的漫画,并对一家拿四个版面来讨论这件事的报纸展开调查。

可对扎克伯格来说,这反倒有些讽刺。因为他写下开头那段话的背景正是《查理周刊》事件,当时 Facebook 拒绝限制那些讽刺先知穆罕穆德的漫画流传。

但面对法庭命令以及关闭服务的威胁时,Facebook 不得不妥协。要知道,去年 三 月下旬,推特和 Youtube 就因有关土耳其政府腐败丑闻的窃听录音,还真被法院封锁了半个多月。

就在前几天,扎克伯格在哥伦比亚出席活动被问到为什么要在言论受限的国家里开展服务时,他回应称,这些国家的人们也需要和亲友联系。尽管他认为应该尽力推动言论自由来更好地服务世界,但同时承认,如果政府要求过滤一些信息的话,他还是会遵照执行的。

已经拥有近 一二 亿用户的 Facebook 一直希望开拓新市场,并不断加强同政府的合作。即便是在 一 月 九 日那段捍卫言论自由的状态中,扎克伯格也不忘写上前提:“我们遵守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

根据 Facebook 发布的《政府请求报告》,二零一四 年上半年,Facebook 就根据政府的请求报告屏蔽了来自 一五 个国家的 八七七四 条信息,其中印度占了一大半,达到了 四九六零 条之多,而土耳其和巴基斯坦则以近两千条信息被屏蔽分列二、三位。

事实上,面对最大的空白:中国市场,扎克伯格也一直不能淡定,去年下半年以来,他同中国的国家网信办互动频频。一零 月扎克伯格在访华期间就与网信办主任鲁炜会面。两个月后,鲁炜又在扎克伯格的陪同下参观了 Facebook 在硅谷的总部园区,在那张鲁炜坐在扎克伯格办公桌前的合影里,还露出了扎克伯格桌上的那本《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离开 六 年之后,Facebook 会在 二零一五 年回来吗?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0)
继续阅读
x

全世界最有钱的 1% 都住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