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科大教授:中国缺乏创意性教育 基本都是脑残

观点 02:11 / 13        1362°  

我们很多的教育,比如我们的美术、音乐等等基本上都被砍掉了,而这些恰恰是创意性的教育,我们都是左半脑的教育,没有右半脑的教育,准确的讲中国基本上都是“脑残”,因为我们都是半个脑袋,你还指望他去创新吗?

新浪财经讯 9月11日消息,由新浪财经、正和岛、大连广播电视台财经频道共同举办的大连微博之夜·正和岛夜话在大连举办。北京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赵晓认为,中国的教育目标性太强,缺乏创意性,导致现在所有的孩子都像是工业化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

赵晓:我想回到第一场我一直在听,但是也一直在走神,刚才赵明讲了一句,他觉张维迎教授不当院长了他讲得更精彩,这个也不太准确,因为我觉得张维迎说话一直很精彩,但是的的确确他不当这些官,我的确觉得他的思想更开放了。我刚才从另外一个会场出来,我有点受不了了,其实我们有时候要回归到人的本性,有的时候我们真的要纯粹一些,包括创新也是这样。

刚才张维迎讲如果我们真的喜欢经济结构调整这件事儿,真心觉得是件好事儿,你可能就得欢迎经济增长速度放慢,就得欢迎企业破陈、银行倒闭,就得欢迎实业增长,没有这些事儿就根本不可能有经济结构调整。我在微博上写人的尽头是上帝的开头,企业的尽头才是调整的开头,这就是人性,不把你逼到那个份上你根本不可能有一个新的结构的调整。

创新也是这样,创新也跟人性有关系,尤其我在美国呆了一年之后,我们虽然整天都在谈创新,但是我们离创新太远了,我们没有一个创新的文化,可能是缺什么所以你就补什么,正是因为我们太缺少创新了所以天天在谈创新,我们一开始从我们的起点,从我们的教育,从我们的文化,可能我们根本就是离创新背道而驰的。

我打个比方说我的小孩在美国上了一年学,早上八点半上课,下午两点半就放学了,一旦碰到春天天气稍微好一点就放春假,我交了那么多学费,我发现小孩整天不上学,干什么我都急了,后来跟他们交流,他们说小孩这个时候该学的时候学,该玩的时候玩,他现在就是玩的时候,这是第一句话。

第二句话小孩他无论在玩什么,哪怕他在玩,这个玩就是学习,你不要认为他是真的在玩,他就是在学习,他趴在地上看了一下午的蚂蚁那不得了了,这可能是天才,将来是科学家的料,你就让他去玩好了。

中国的教育是什么呢?第一我们是父母主导性的,小孩要学什么全是父母安排的,而不是孩子主导。第二我们目标性非常强的,如果我们认为你学点儿奥数,能够考上好一点的学校,你学点儿钢琴就显得你很厉害,大家都去学钢琴,大家都去学奥数,我们所有的小孩都是工业化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他没有多样性,没有创造性,没有与生俱来的丰富性那种本性。所以,创造性从一开始就被扼杀了。

我们很多的教育,比如我们的美术、音乐等等基本上都被砍掉了,而这些恰恰是创意性的教育,我们都是左半脑的教育,没有右半脑的教育,准确的讲中国基本上都是“脑残”,因为我们都是半个脑袋,你还指望他去创新吗?可能你一开始就没有创新。我们企业家能不能纯粹一点?张维迎讲不要想把你的企业做成百年老店,也不要把自己当成赚钱机器,天天想着在商言商,也不要想着企业做大做强,单纯的享受做企业的快乐。

我曾经看过张德培讲他的故事,我特别想讲给企业家听,这对你们做企业,也包括我们喊创新的主题可能会有启发。张德培是华人里第一个拿到网球公开赛冠军的,而且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拿到,可以说是少年得志一鸣惊人,一个巨大的突破,但是问题在于张德培拿了冠军之后他一生再也没拿过冠军,如果他是以拿冠军为乐的话,张德培这一辈子别活了,但是后来张德培讲了一句话我非常感动,我为什么还在打球,为什么还在赛场上?我目的不是拿冠军,我就是单纯的享受运动的快乐。

企业家能不能纯粹一点?你为什么做企业?就是我享受做企业的快乐,我享受做企业这个过程中的风景,而且可能我就不是适合做大企业的,我这个企业就是适合创新,然后做到大概上市,甚至不上市,做到某一个规模我可能就不行了,然后我就卖给别人。然后我又重新开始,再大了我做的很累很辛苦,我也没快乐,我们能不能更纯粹一些?如果我们的企业家真的能更纯粹一些,以享受做企业的快乐为你的快乐,而不附加那么多东西,也许我们就会有创新,我们中间就会有乔布斯,否则我们谈创新越多我们离创新越远。

[来源:新浪财经]

这是好文章,捐款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评论(0)
继续阅读
x

母亲为培养女儿独立性 13年来谎称自己是后妈